深圳热线深圳

核事故后民众有家不敢回,日本政府到底做了什么?

时间:2022-06-23 15:05:03 来源:深圳新闻门户

6月12日上午8时,日本政府宣布正式解除福岛县葛尾村野行地区的避难指示。这意味着当地居民可以不再受禁令的限制,自由返回故乡居住,除此之外,日本政府提出了对愿意返乡者进行相应补贴,但即便如此,却很少有人敢回去。这是为什么?核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到底做了什么?

2011年的日本地震导致福岛核电站1至3号机组堆芯熔毁,发生核泄露事件。而在此次泄露事件中,福岛是受到核辐射灾害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在紧急撤离后,福岛县这座美丽的山村彻底变成了一座空城,丛生的杂草中隐约露出的现代建筑昭示着人类活动的存在,当地居民四散天涯,无以为家。以福岛第一核电站为中心,周边地区根据核辐射水平高低被划分为“返乡困难区域”、“居住限制区域”和“避难指示解除准备区域”,而福岛县双叶郡葛尾村包含上述三类区域,此次解禁的便是“返乡困难区域”,即为受核辐射最高的区域。

据《日本时报》报道,日本政府对避难区的解禁标准包括辐射量降到每年20毫希沃特以下、具备基本生活设施等。在日本政府的不断号召下,居民仍然畏惧核辐射的危害。据统计葛尾村登记居民30户、共计82人,但目前只有4户表示有返乡意向。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表示:“即使进行了除污作业,核辐射量也不会和核事故发生前一样。”

福岛核电站

“日本政府消耗民众信任度”

在核泄漏事件后,不少民众担心核辐射会对福岛儿童产生影响,因而有1080人向日本政府原子能灾害对策本部发送检测要求。其中55%的儿童监护人接到了被辐射值为“零”的通知,但是实际上被辐射的可能性很高。因此,日本放射线医学会对其调查数据重新计算,但对于检测结果,日本政府称因“误差大将导致不安”,决定不告知民众真实结果。据报道,日本政府一再更改安全标准值并且对于检测数值态度始终不明朗。在2011年11月,明治乳业也出现了被检测出放射性铯超标的事故后,日本民众对于政府的信任程度骤降,此后日本本土涌现出不少民间检测机构。

事实上,日本相关机构在2022年2月份发布的居民健康调查中称,福岛县青少年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增加了118倍,每100万人中就有236人患病。这当中的真相无需日本政府说明也可见分晓了。

早在2016年6月12日,日本政府就宣布除葛尾村地区返家困难区域外,其他大部分的疏散指示都可解除,这也是日本首次解除核辐射水平比较高的“居住限制区域”的避难指令。但在那时,葛尾县当地房屋和基础设施等已荒废多年,农田中的废弃物堆积如山,辐射变异过的野猪仍在猖獗,不少灾民都在担忧核辐射污染是否清除。有不少观点认为日本此举是为了对2022年的东京“复兴奥运”造势,想要对世界展示福岛的“复兴之态”。

日本政府通过一次次模糊不清的处理态度不断消耗民众的信任度。对于该区域是否真的已经达到可解禁的水平,民众心中的疑云始终挥之不去。

“不负责任的核泄露处理方式”

据日本媒体报道,大地震发生前,东电在核电安全运行方面就屡有不良记录,包括隐瞒、虚报和篡改信息等各种“前科”,但日本政府对此却没有对其进行处理。媒体指出,政府危机应对工作混乱无序,是人为因素导致危机恶化。

除此之外,日本政府方面为了冷却核反应堆而注入大量的水进行降温,产生的100多万吨的带有放射性的核废水的处理方式更是不负责任。

当地时间2021年4月13日,日本政府召开阁僚会议,正式敲定将稀释过的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排放入海的方针。

对此,德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基尔亥姆霍兹海洋研究中心”曾指出,从排放那天算起,日本排出的核污水污染半个太平洋,只需要57天的时间。据相关报道,日本向太平洋排入的130万吨核污水,至少需要2万年才能被海洋生态系统完全稀释掉。

为平息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宣称,经过处理后的核污水完全是安全的,不会对海洋造成污染。但是首相菅义伟在视察福岛第一核电站时,面对东京电力公司递上的一杯核废水,犹豫良久,最终还是没有胆量喝下。据相关报道,就算经过处理,核污水中不可能只含有氚,里面还有其他放射性物质,不可能安全。即便如此,日本政府仍然“相信”了这一说法,并坚持在2023年正式向大海排放污水。

多个相邻国家指出,日本政府做出该决定时并没有和邻国进行协商,也未提供任何有关资料。中韩两国作为可能遭受最严重影响的两国在日本正式敲定排放入海的政策后不断发出抗议,然而日本政府仍然我行我素。

2022年6月8日,韩国市民团体在首尔举行抗议活动

“不愿承担责任,坚持甩锅”

据路透社报道,2022年6月17日,日本最高法院驳回大约3700名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受影响人员的国家赔偿请求,认为政府对福岛县及周边居民疏散避难多年无需承担赔偿责任。该项判决一出,引发了日本人民的不满。在和福岛核泄漏同等级别的切尔诺贝利事件中,政府却承担了大部分的赔偿责任。

福岛居民接受采访,对日本政府的做法表示强烈不满

2013年3月11日,福岛核事故两周年之际,将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告上法庭的灾民之一的中岛孝说:“日本政府一直说核电站很安全,说的话都不算数了吗?因为核事故我们受害情况这么严重,日本政府却不好好进行赔偿,连保护国民的基本生活都做不到。”

据悉,福岛核泄露事件波及范围大,受灾人数多,赔偿金额或达千亿,日本政府方面一直“甩锅”,试图让东京电力承担“完全赔偿”。而如果日本政府被列为责任赔偿主体,那就意味着日本政府需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因此日本政府宁愿设立原子能损害赔偿支援机构,在背后通过国债担保、借贷方式给东电注入赔偿资金,也不敢出面承担责任。该做法引发了日本人民的极大不满。

2013年颁布的《特定秘密保护法》使得谈论福岛核问题变成了一项可能受到惩罚的行为,最高可获10年监禁。在福岛核事故尚没有得到有效处理之际,日本政府曾试图重新启动50座被迫关闭的核反应堆。一名日本教师因为对露天焚烧放射性残渣提出了公然反对,在未经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遭拘押20天。

核事故发生以来,日本政府的种种行为无不透露其逃避态度,屡屡编造谎言,不肯承担责任。对于福岛民众而言,如若在返回受辐射地区后遭受到未清除完全的核辐射,到时候他们又该向谁去追究责任呢?试问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政府如何能取信于民呢?而对于日本政府,尽快认清主体责任,正面回应民众关切,才是真正赢得民心的关键。这比赢得民众手中的选票更为迫切。

编辑:中英  审核:锦锋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深圳新闻门户内容随你看。

推荐 45137

热门推荐